SeanXP

ゼルダの伝説


Princess Zelda

我为你翻山越岭,却沉迷看风景
我想你身不由己,当然是选择原谅你

《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The Legend of Zelda: Breath of the Wild) 由任天堂企划制作本部与任天堂旗下子公司 Monolith Soft 协力开发。游戏最早计划为 Wii U 平台独占发行(结果做完已经到了 Wii U时代的结束),之后(迫不得已)宣布将在任天堂新的混合型游戏主机任天堂 Switch 上发售,并将成为该主机的首发游戏之一。同时任天堂确认本作会是任天堂在Wii U上开发的最后一款游戏。

游戏最初于2013年公布,并计划于2015年发行。之后任天堂宣布游戏延期并最终定于2017年3月3日发行。游戏获得了业界的极高评价,多家媒体为本作给予满分。

作为一名(伪)游戏爱好者,在塞尔达传说火了将近三十年之后才知道这一系列游戏,实在惭愧。记得小时候就在小霸王学(You)习(Xi)机上玩过很多FC游戏,其中不乏任天堂的第一方游戏,但是当时却无缘玩到塞尔达,直到高中在一款步步高学(You)习(Xi)机的模拟器下玩了很多GB/GBC系列游戏,才接触过塞尔达一次。当时玩的是《塞尔达传说:梦见岛》,当时感觉攻击方式很是枯燥,也没有认真了解游戏的内容和玩法,随便玩了十几分钟就再也没有兴趣了,最后换成牧场物语回矿石镇种地去了。

为什么塞尔达系列中最好的三部,只有很少的中国主机玩家玩过?,不都不说是因为国内游戏环境与个人玩家的局限性所导致的(当然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问题)。

大概是初中高中玩的游戏过多,自大学起,真正能让我感兴趣的游戏寥寥无几,网络游戏的套路已经摸透不再感兴趣,反而偏爱一些独立游戏和单机游戏。最近游戏荒,甚至翻出模拟器玩十几年前的游戏逆转裁判系列等等(GBA游戏我还能再玩两三年),为此甚至打算购买一部 3DS 掌机。

听说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的时候,已经是2017年3月3日任天堂的新主机 Switch 发售日了。因为很多媒体都给予这款游戏满分的评价,严重勾起了我的好奇心,通过网络搜索到越来越多塞尔达传说的信息和评测,也开始在游戏直播间看荒野之息的直播。三月份的游戏直播,一大亮点就是很多拿到 Switch 主机的游戏主播进行荒野之息的直播了。在多次观看“核心游戏主播”(小Y_MRY)的游戏直播后,我决心为了玩塞尔达传说购置一款 Nintendo Switch 主机。(很多人都是为了玩某游戏才购买的游戏主机,不得不说任天堂的策略很机智)

购机路漫漫

整个三月份,有关任天堂的百度贴吧、社区论坛、QQ群都是一片“哀鸿遍野”。只有一小部分任天堂核心玩家由于早早预购,在三月三日发售日当天就拿到了 Switch 游戏机并开始了荒野之息的冒险,而更多的玩家(包括我在内的新人),都只能含泪默默排队等待抢购。而且由于中国市场的特殊性,想要购买 Nintendo Switch,一般只有两条路可走。

一条是走官方正路,附近靠近游戏机销售点的玩家,开始了定期扫货,日本后来还出现了摇号购买,而位置“偏僻”的玩家,只能在任天堂官方网站或者各大亚马逊进行海外购买。
另一条是二手邪路,就是走某宝某鱼,从黄牛手中进行购买。不都不感叹黄牛的抢货速度,本来算小众的新游戏主机在黄牛的抢购下变得越发小的出货量。三四月份的某宝价格几乎是一天一个价格,首发期间货源充足因此坐地起价,平均涨幅三四百作用,三月下旬由于大量玩家选择日亚,因此降低 Switch 价格而抬高游戏价格,原因是大部分人还是选择在国内购买游戏。直到四五月份,价格才差不多维持在一个合适的水平。

我就是选择的是这一条耗时极长的正路,一则不想支持黄牛抢购倒卖的行为,二则为了设备的质量考虑,三则学习日本亚马逊海外购的流程。日亚出货的规律性强,每周四周五基本都会补货,加上网页监控,终于在三月底于日亚购入 Switch。期间还因为信用卡填写问题,差点被 JP Amazon 封号。
怎料到下单成功才仅仅是开始而已,之后还有漫漫物流路,由于账单问题出仓已经被拖延了一星期,发货到国内等待清关又拖了将近一星期,甚至晚买的塞尔达传说实体卡带都已经到货了,只能看着物流信息舔卡度日。

海拉尔之旅

虽然看了不少游戏直播,部分神祠解密已经被“剧透”,但是荒野之息的体验还是非常的棒!很久没有游戏可以让我能够如此全身心融入其中。

开始时还不熟悉键位(荒野之息真是合理利用了 Switch 手柄上的每一个按键),切换武器盾牌都手忙脚乱,加上前期武器装备都很简单,常因为操作问题被博哥布林一棒撸倒。之后,在林克不断成长和冒险的过程中,渐渐开始上手,开始有意识地去刷守护者来练习盾反技巧,找博哥布林骑兵练习马上射箭,找大蜥蜴练习回旋标,找人马哥练习极限闪避等等。海拉尔大陆还有很多小游戏 NPC 分布在各地,20 卢比就可以玩一个小游戏。

经过150个小时的探索,我基本探索了海拉尔的大部分土地(之所以是大部分,是依然存在一大半的 Yahaha Korok Seeds 没有找到呢,而这一部分就占据了一大半的地图完成度),第一次通关的地图完成度为 54%,而且由于十二个回忆点中的最后一个回忆点处于海拉尔城堡附近(十分恶意,因为很多玩家都是决定打 BOSS 才会来海拉尔城堡),导致虽然完成了十二回忆的探索,但是由于打 BOSS 而没有来得及去 Kakariko 村庄提交回忆主线人物,导致结局可能是不完美结局(Bad End?)塞尔达公主提问「Link, can I ask … Do you remember me?」,当时真的是一脸「黑人问号???」,费尽千辛万苦,爬雪山过草地,踏遍整个海拉尔大陆去寻找古代神祠,最终来到你的身边,你却给我讲这个?
网上也是有不少网友在谈论这个结局,表示对结局有些失望。Where you disappointed with the Ending?

不过后来我发现,其实很多时候故事并不是要靠结局来支撑的,十二个回忆加最终回忆,塞尔达的日记,还有风琴手 Kass 的皇家诗人师父的故事,很多细节都在为我们描述 Princess Zelda & Link 的故事。

这里也谈不上什么攻略,因为我认为很多东西没有必要看攻略,自行探索是最大的乐趣所在,照着攻略“高效率”地拿到各种神器各种宝箱解密各种神祠,直到快速通关后,这款游戏又真正给你留下了什么呢。自己探索玩通关之后,再看《荒野之息》全收集中文剧情攻略,我也是侧重于看文章中关于海拉尔历史和人物细节的挖掘,发现专业玩家(俗称「赛学家」,赛学家真是的从各个版本的塞尔达游戏内容中进行历史考究)在玩的过程中探索的深度和广度和普通玩家判若云泥,也发现任天堂在设计游戏时的细节掌控令人发指,所以说花费四百元购买荒野之息,我个人觉得很值。

新的开始
游戏开始,从棺木中醒来的我是一脸懵蔽的,对海拉尔大陆是一无所知。开始只引导基本的移动和抓取投掷操作,其他复杂的按键之后才会慢慢引导,拿到第一把弓的时候告诉你如何射箭,拿到第一面盾时引导你如何防御。整体上游戏的游戏引导做的十分到位,还有很多 NPC 通过聊天对话的形式告诉你很多操作和战斗技巧。

当从苏醒祠堂(The Shrine of Resurrection)一路小跑出来,耳边开始响起了荒野之息的第一首背景音乐——《メインテーマ》,随着林克的脚步前进,眼前景色越来越明亮,音乐节奏越来越快,直到站立在祠堂门口的悬崖上,玩家第一次看到整个海拉尔大陆的全貌,音乐开始变得舒缓。看着广袤无垠的海拉尔大陆,在一颗探索的好奇心驱使下,信仰之跃纵身跳下悬崖,海拉尔我来啦!(随着林克的一声惨叫,才发现现在还没有滑翔伞,拍拍身上的尘土,本勇士决定先从悬崖边上退下来从长计议)

后来才发现,苏醒祠堂的教学仅仅是开头,整个高原也就是第一章大地图(Great Plateau)才是整个游戏的新手教学指导。
这里由于地理问题与世隔绝,新手玩家可以流程地体验早期游戏的大部分内容(几乎裸着身子的情况下的低防御力体验,其他套装衣服都是出了新手地图后才能拿到的)。

爬山模拟器
荒野之息作为开(Pa)放(Shan)世(Mo)界(Ni),任天堂定义一个新词叫作 「Open Air」 来形容荒野之息的开放世界之辽阔。虽然貌似整个海拉尔大陆在高处天气晴朗时可以一览无遗,但是无数的赶路苦难真是教会我什么叫做「望山跑死马」,很多时候看上去很近的东西,来来回回爬上爬下跑了能有十多分钟才能到。更别说在各种深山老林犄角旮旯藏身的神祠和Yahaha了。
作为一款爬山模拟器,爬山爬到一半突然下雨是最气的,既没有篝火可以坐下快进时间,又无法再爬动(下雨爬一步能下滑三步喂!),真的只能是爬在半山坡上淋着小雨看风景喽。开始看游戏直播时,感觉荒野之息的画面也不是那么高清,但是游戏机拿到手,跑在 TV 模式下,就再也不想玩掌机模式了。一旦接收这个游戏风格设定就会爱上主机模式的风景,真的是随便截一张图都能当作壁纸用,而且主机模式下的字体清晰,物品栏中的物品也十分精致。换一把武器,全视角我能看上五分钟,武器带来的衣服装饰细节也都不同,小火剑是有剑鞘背着,而大火剑就是用防火带绑在背上的,每把武器上的装饰花纹也都各有不同。

林克害怕限定版
最先集齐的就是在 Kakariko Village 花重金购买的潜行套装(当时几乎花光我所有的积蓄,服装店老板你知道我洗劫了多少博哥布林和挖多少矿才积攒下来的吗!),玩起来有种上古卷轴潜弓的感觉,而且潜行暴击也很高(我这一棒下去你可能会死 XD)。在游戏初期,手头资源很紧张,血量不足,根本莽不起来,哥布林一棒子下去就是一个小精灵借尸还魂。因此我在游戏的一大半时间都是穿着潜行装各种偷袭怪物,触发陷阱,捕捉蝴蝶甲虫青蛙(蛤?)蜥蜴精灵,潜弓狩猎,夜间跑路,跟踪 NPC 等等(感觉 Link 才是海拉尔大陆大魔王,毕竟 Ganon 一直在海拉尔城堡里“安分守己”,突然发现头顶一片绿是怎么回事)。

Cucco
Kakariko Village 是我遇到的第一个村子,在村里遇到一个视鸡(Cucco)如命的人,作为村中领袖 Impa 的守卫(你旁边可是有一个Yiga间谍哎!),一天不想着如何保家卫国抵抗Yiga,就想着自己家园子里的鸡有没有跑出来呀,有没有吃饱挨饿呀,有没有被雨淋到受冻呀,而且还为了Cucco鸡甚至和老婆闹掰了,注孤生啊!我曾经也一直很不理解他的做法,直到有一次我抱着Cucco跳下悬崖时,被鸡神带我飞过高山流水山丘小河返回 Kakariko村,我就成了鸡神的大粉丝(什么攻击鸡神被秒以及打不过鸡神才崇拜鸡神都是子虚乌有的!),每次回村“搜刮”我都会把鸡神举高高。

Kakariko村的背景音乐根据昼夜分为《カカリコ村 (昼)》和其变奏曲《カカリコ村 (夜)》,越听越有感觉,透露出一股宁静祥和的气息。荒野之息做为开放世界,支线任务不影响主线进度,但是和海拉尔大陆的每个NPC对话都很重要,他们中有的告诉你一些小技巧,有的告诉你一些山头河流的传言,还有的迫切需要你的帮助。很多支线任务,尤其是Kakariko村的支线,十分值得一做。比如潜行任务,让我了解到平时白天在服装店吆喝的女村民,晚上会偷偷跑到村外的坟头思念丈夫而哭泣,白天看管李子园林的老婆婆,晚上会在老头子回来之前偷偷出门啃一根老头讨厌的胡萝卜。
还有一对幼年丧母的姐妹,姐姐每天早晨起来瞒着父亲和妹妹去村外大树下哭泣,早晨和妹妹听父亲讲故事,中午父亲去做守卫,自己就想办法给妹妹做饭。而妹妹中午到下午很无聊,让我陪她玩捉迷藏。后来发现父亲也是大有故事的人呢。

荒野之息不仅有时间的流逝,而且每个NPC都是有起居习惯的,更具有真实感。(不过无所不在的手风琴手 Kass 还有杂货店掌柜 Beedle 以及画家 Pikango 就例外啦)因此,如果打怪打累了,可以蹲在屋顶(草丛什么的是勇士蹲的地方吗!),「暗中观察」NPC的之间对话和昼夜行为。有的玩家除了暗中观察,竟然还公然裸体调戏村中长者 Impa 的孙女 Paya。 Paya 的名字由来是意外的萌呐。游戏中的 NPC 对话设计的很丰富,有的 NPC 会在你站在桥边时跑过来让你不要自寻短见(可是 Yahaha 是下面喂!),有的 NPC 会在你站在销售桌子上警告你赶紧下来不要影响他做生意,很多 NPC 会在你掏出武器时做出防御反应,甚至商人 NPC 在下雨时着急避雨时的物品售价都是有差别的!

Purah
不过说到萌,又有谁萌的过她呢,「震惊!知名古代兵器研究学家兼人体机理重构科学家的实际年龄究竟是…」。

Farosh
晚上散步抓萤火虫时,突然耳边响起了二胡声,一种神秘宁静的气息,周围也开始起风了,抬头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条硕大的雷龙。初到海拉尔大陆,不知这条雷龙是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累死累活终于跑到桥上打算一睹真龙风采时却发现雷龙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神龙见尾不见首」,这是我对雷龙的第一印象。后来体力槽上限上来以后,加上清楚了神龙的飞行路线,还向神龙借了不少龙鳞龙角升级装备呢。

Naydra-0
Naydra-1
相比悠哉悠哉的雷龙Farosh,冰龙Naydra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可能是被困在雪山上困了一百年了,加上雪山山峰寒冷无比,人烟罕至,就一直没有人来过。我还是在一次躲避人马哥的追捕攀爬雪山到快要冻死时,在山头远远眺望到的。本勇士都快冻死了,还坚持学雷锋做好事的精神,一边喝辣椒汤保持温暖一边帮冰龙 Naydra 从 Ganon 的污染中解救了出来。Naydra 变身过程很是惊艳,开始是被 Ganon 污染导致的黑紫色身体,被救赎后变成了上图的靛青色,更具有神圣性的感觉。但是像兔子一样的耳朵简直不要太萌,让我用人马弓给你打几个耳钉吧!之前射龙身拿龙鳞,射龙脸拿龙角,不知道有没有试过射龙眼睛的 :-)。荒野之息里存在太多的独眼怪而且眼睛是弱点的了。
很多玩家利用篝火反复刷龙素材来卖钱,实在是过分,像神龙射箭是一种勇士的证明,而神龙掉下的素材是神龙的奖励,怎么能反复刷神龙呢!想挣钱老老实实和哥隆矿工去挖矿呗 :-)
不过由于玩游戏经常守财奴的性质,攒了很多很多的素材以及冰箭、火箭、爆炸箭等没有使用,直到游戏通关结束。现在想想,攒了不用,跟没有有什么区别?(要说区别还是有的,起码本财主的底气是足够强硬的嘛)

Mipha
Zora Domain 是我去的第一个神兽区域,当时正在湿地打蜥蜴,突然远处一个声音,找了半天才发现是河流中露出一个脑袋来,是 Zora 的人鱼族,就这样开始了 Zora 之旅。因为大象神兽 Divine Beast Vah Ruta 的影响,Zora境内一直下雨,爬山模拟器启动失败,只能走羊肠小道穿越层层阻碍抵达 Zora 城。期间蜥蜴弓箭手的雷箭简直不要太痛,根本莽不起来,被雷箭射中就得麻痹到“缴械”。

Zora 城的背景音乐是《ゾーラの》的昼夜版,也十分好听。在城中乱逛,发现城里的长者们都对我充满了敌意,尤其是丞相 Muzu。在 King Dorephan 的解释下,我才了解到这样一段和人鱼公主 Mipha 的往事。穿上 Mipha 量身定做的 Zora 盔甲(这是 Zora 王族公主亲手为未来夫婿量身定做的盔甲),我感觉力量倍增,必须要承担百年前的失败导致的责任,然后上山就被人马哥教做人射成了雷马蜂窝。。。
每次抬头看,天色阴沉大雨纷纷,就会想,这雨是否是 Mipha 公主的眼泪呢?

每个神兽都是一个大迷宫,每个迷宫都根据特性不同,具有独特的操控体验,解密起来感觉非常过瘾,而且神兽迷宫的 BOSS 难度不大,因此才有人调侃海拉尔大陆最可怕的不是 Ganon 而是白银人马哥。
解救了大象神兽 Divine Beast Vah Ruta,终于又和人鱼公主 Mipha 的灵魂见面了,Mipha 还赠与了 「Mipha’s Grace」这样的原地复活一次的能力。我很少使用这样的能力,一直当作最后的+1大招留着,不过听说有很多玩家为了听 Mipha 的特性配音而疯狂送人头呢 XD。

Lynel
说到人马哥,真是一部血与泪的斗争史。在游戏前期只有几颗心血量时,于第一次回忆处的大门口与人马哥初次邂逅,就被人马哥一刀斩虐好几次,以后的海拉尔冒险看到人马哥都要绕道行走。直到游戏后期需要遇到装备升级时才想起海拉尔的高山——人马哥,虽然已经有了四级装备防御力很高,但是被人马哥一棒槌砸下来还是蛮痛的(攻击100+的人马棒槌就问你怕不怕)。于是某天刷了整整一上午人马哥来练习极限闪避,直到身上所有的弓箭都更新成了三连、五连弓,最后背对黑色的人马背影,插起大师剑,“白银人马也不过如此”。

除了正经打怪之外,还可以带上特制面具来进行迷惑敌人。
female-link
额,不是这张。。。不过这套衣服让我印象深刻,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日那时的赠衣之人,起风之时面纱被风揭起,「他」的音容笑貌犹在。
fun
fun-2
带上怪物面具不移动时,林克会自动模仿怪物的动作(戴上人马面具的模仿动作也是贱贱的),行走是还会模拟怪物的叫声。海拉尔有善口技者,一人一帽一剑而已,满屋寂然,未几,夫齁声起,众博哥布林无敢哗者而围观之,忽一人持皇家大剑大呼,博哥布林亦大呼,回旋斩若秋风扫落叶,忽然跳劈一下,群响毕绝。

heart
游戏中还有四十几个神祠是需要各种破解谜题才能解锁的,游戏性大大提高。不得不惊叹游戏设计师的绝妙创意,玩家要将游戏世界的一切都要利用起来加以考虑,又是靠时间,又是靠太阳映射的倒影,又是靠风向,又是靠音乐,才能破解谜题完成任务。

blue-flame
「传火」现场!你能想想费劲心思从山脚村庄点燃火把一路上山有惊无险,却在山顶突然下起一阵小雨浇灭火把是什么心情吗?!点火时还有一帮村里的小屁孩屁颠地跟在背后跑啊跑呢。
后来才发现沿途灯座的存在,真是惭愧。而且在山坡上一个灯座旁边,有一对夫妇,妻子白天坐在这里值班监督,丈夫晚上坐在这里值班监督,两个人为了守卫没有时间相处在一起。

the Lord of the Mountain
山神,「the Lord of the Mountain」,样子很像宫崎骏动画《幽灵公主》中的山神,当初是在远处眺望到山中一道绿光直冲云霄,爬上来发现马厩中传言的山神真的存在。山神的警惕性十分高,好不容易才骑上去。当时打算骑着山神下山,让马厩的众屁民张张见识,没想到下山过程中,山坡上出现了好多好多山羊以及其他动物,一路上畅通无阻,连博哥布林也没有,想想真的是山神的庇佑。骑到马厩结果把马厩中人吓坏了,「完蛋啦,你怎么把山神骑下来了,我们都要被诅咒了!」。

马厩的音乐是《馬宿》,悠远宁静。马厩中存在各式各样的旅行者和形商,当然少不了大画家 Pikango 和风琴手 Kass 啦。不过我看 Pikango 在那里龙飞凤舞地画画,可以画出来的作品且很迷,「迷之抽象」,我打算将来开新存档,要把 Pikango 的画作截图保留下来,万一将来火了呢~
不过 Pikango 现在也真是穷,晚上也舍不得掏20卢比,只能坐在马厩宿舍地上打盹。

荒野之息中的坐骑也是千奇百怪:
skullhorse
某天晚上逛见骷髅兵骑着骷髅马,果断抢回来骑,骑起来咯咯作响,骑到马厩想要登记,马厩老板竟然说「我的神啊,这是怪物吧!我可不能登记它,不然他得把我的马都吃了!」,正准备回头骑马,骷髅马就在日光下灰飞烟灭了,哎。
deer
雄鹿骑起来也很威风,可惜图片中的鹿兄不给面子,没有拍到正脸。而且雄鹿与雌鹿往往是一同出没,对周围的声音极其敏感,一点风吹草动就撒腿就跑。不过天降神兵鹿兄你怕不怕。雄鹿骑起来蹦蹦跳跳,没有马快。
Giant-horse
有天下山,从山顶就看到一匹马,真的是太大了,和周围的小马比起来简直鹤立鸡群。天降神兵下来骑上巨马来张摆拍。巨马太大,难以掌控,体型大也无法加速冲刺。不过就这巨马的体型,直接撞翻了博哥布林骑手,结果没想到翻车连人带马掉到了河里。。。

Kass
完成手风琴手 Kass 的所有的谜题之后,在 Kass 的故乡鸟村 Rito Village 又再一次遇见了他。没想到他竟然是这五只小鸟的爸爸!也终于可以站在 Rito Village 的起飞台上,完整地听一遍 Rito Village 的主题曲(手风琴合唱版本)《リトの村》。游戏的细节之一,在 Rito Village 会自动播放这首 BGM,而当你靠近 Kass 一家的合唱台时,BGM 会无缝切换到手风琴版本的音乐,真的是很赞的小细节。

而和 Kass 的最终谈话,了解到 Kass 经常提起的诗人老师的故事,还有 Kass 的八卦爆料:
princess-eys

But the princess herself only had eyes for her escort, her own knight attendant.

最后 Kass 为我们演奏了最后一首音乐:

Kass-2

The princess’s love for her fallen knight awakens her power
And within the castle the Calamity is forced to cower

last-memory
last-memory-2

十二回忆的主线任务最后,就是去最后的回忆地点,回忆林克受伤被送进苏醒祠堂(The Shrine of Resurrection)的事情。所有的事情都经过回忆串联起来,从 Link 被任命为公主私人骑士开始,到最终为保护塞尔达公主而重伤昏迷。是时候了,是时候去结束一百年前的战斗,去解救塞尔达公主!

It is now time for you to defeat Ganon.

结语

现在听着荒野之息的配乐(大爱《メインテーマ コンサートバージョン》,越来越有感觉),寥寥数笔写下这篇拙劣的文字,来描述我对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的喜爱。最近时而陷入海拉尔大陆的冒险回忆中,想起那些曾经爬过的双子山,想起那些曾经击杀的平原人马,想起那些曾经路过的村庄,想起那海边的荒岛之行,想起逆流而上的瀑布顶端的日出,想起翱翔于天空中的神兽安抚之旅,想起那遥远的森林还有一把属于我的佩剑,想起中央海拉尔城堡中还有等待我百年的公主,海拉尔大陆遍地都是我曾经的回忆,内心久久难以平静。

master-sword
Zelda

以上的诸多截图,仅仅是我游戏过程中的一小部分内容而已,每张截图都能说上很长的一段话,就好像荒野之息中的每一个 NPC 都有一个值得挖掘的小故事一样。
第一次的通关至此告一段落,地图中仍有很多值得探索的内容,想想在未来的某一天(两个 DLC 发售之日),我会打开 Switch,再次进入海拉尔大陆,从苏醒祠堂走出来,纵身信仰之跃!

人生不也是如此,每一天都值得期待,存在那么多美好事物值得去奋斗。塞尔达传说固好,但也只是人生的一个小插曲。我们也许不像林克,从苏醒过来就有了明确的目标任务,但是我们所处的世界是比海拉尔大陆更为庞大的次元世界,我们拥有的技能比起荒野之息的解密道具更多,我们周围存在更多值得了解和解密的事情,而如何提高自己并巧妙利用自身技能,去使自我不断成长,领悟出自己的“大师剑”,则是荒野之息这150个游戏时间所教会我的。

Yahaha! You found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