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活过啊

有骂过这家公司,
有骂过这个时代,
有骂过这不真实的生活,
到头来,唯愿你一路平安。


哈工大铁道口

今日惊闻师弟去世之噩耗,甚为惋惜。
师弟于今年七月自高校毕业,工作未满半载,正是一展胸中抱负的青春年华,止步于此,如何不让人惋惜?
上有半百高堂,含辛茹苦养育师弟成人,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家中亦再无兄弟姊妹侍奉前后,如何不让人痛惜?
另有佳偶在侧,自高中相识已有八年,方出校园,正值谈婚论嫁之际,遭此变故,如何不让人怜惜?

今日诸多朋友聚在一起,一方面想着帮忙处理后事及维权事宜,一方面回忆师弟的点点滴滴。
师弟有一个坚强地让人心疼的女友,从发病开始抢救一路陪同至今,微笑地向我们展示师弟的旧照片,却还不敢去参加师弟之后的追悼会;
师弟有一个铁杆高中同桌,听到消息哭了一上午,晚上对我们骂师弟太抠太拼命,没有请他过一顿饭,却还说要回老家天天给师弟烧纸钱;
师弟有一个萌萌师兄和萌萌师姐,昨晚听到消息两个人对着电话互相哭,却还在一直让师弟女朋友要节哀坚强。

家庭的因素,让师弟变得努力上进追求完美,但也可能反过来一直压抑着他。
记得上一次看到师弟,四个人还打了一天的麻将,师弟抓宝赢了不少钱,庆幸陪他过了非常开心的一天。
师弟身体健康热爱运动,压根没有什么遗传病或传染病,就是太累了,太乏了,太困了。既然累了乏了困了,那就好好休息吧。
只可惜,没有了师弟,以后就是三缺一了…

将这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年逼迫至此,是这个企业的悲哀,也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サヨナラサヨナラ